記者和何佩交談。通訊員羅新峰 攝
  三年痛失五位親人 小小年紀成了孤兒
  堅強女生微笑面對高考
  昨天,黃陂七中高三3月調考成績公佈,何佩的成績名列前茅,她很有把握在高考時考取二本以上的大學。誰能想得到,這麼一個好學生,曾經在3年內接連失去了爺爺奶奶、父母和哥哥五位親人!    一家六口如今剩她一人
  昨天,記者和武漢市旅游局“三萬”活動駐村幹部一起,來到黃陂區木蘭鄉劉崗村何家窪採訪。何家窪17號就是何佩的家。由於年久失修,她家老房子很破敗,屋頂上瓦片四處散落,屋子後院的土坯牆也塌了一半。屋裡不知道哪一年張貼的彩色年畫,早已褪去了鮮艷的色彩。
  說起這個家庭經歷的變故,劉崗村婦聯主任熊菊蘋唏噓不已。這個家曾經有六口人,爺爺奶奶、父母、何佩兄妹倆,家裡曾經充滿了歡聲笑語。但是,從2009年8月起,不幸接連降臨。先是奶奶因腦溢血病故,次年2月,何佩的父親因中毒去世。2011年1月,正當全家人準備過春節時,何佩的爺爺又突然病故。
  送走三位親人後,何佩家已是一貧如洗,還欠下數萬元的債務。這個家全靠媽媽一個人支撐著,她除了家裡的農活,還在外面打工,以保障一雙兒女上學。因為積勞成疾,她患上了肺癌,經常要吃藥。2012年2月,何佩19歲的哥哥騎摩托車去買藥途中遇到車禍身亡。當年12月,媽媽受不了打擊,撒手西去。五位親人相繼去世,16歲的何佩成了孤兒。
  鄉鄰學校紛紛伸援手
  何佩的悲慘遭遇讓村民們非常同情。村裡曾經組織過捐款。熊菊蘋昨天拿出了一張何家窪村民捐款幫助何佩的單子,詳細地記錄著捐款的數額,有50元,有100元,最多的500元。熊菊蘋說,這是全村人的愛心。
  何家的老房子不能再住人了,木蘭鄉和劉崗村拿出2萬多元錢,為何佩在村頭的山坡上重新蓋了兩間小房,讓她放假回村後有個落腳的地方。
  何佩的堂伯何安祥和堂叔何愛祥說,何佩遭受如此不幸,誰見到都會心疼,好在何家窪的村民都有愛心,只要何佩放假回到村裡,大家都請她到家裡去吃飯或到家裡去住。
  劉崗村王書記說,去年村委會已經上報黃陂區民政部門,為何佩辦理了孤兒低保待遇,每個月能從政府那裡領到600元補助金,孩子的吃飯穿衣有了基本保障。
  離開何家窪後,記者來到黃陂七中。何佩的班主任劉衛平老師說,不能讓失去親人的孩子再失去未來。自從何佩入學,學校每年都免除了她的學費。何佩學習非常認真,自覺性強。進入高考衝刺期,解題、答問、背誦,她常常學到深夜,各科成績在全校文科畢業班中位居前列。雖然何佩接連失去五位親人,但她和同學之間依舊有說有笑,活潑開朗。
  “我會永遠記住這份恩情”
  記者:家裡接連遭遇不幸,有沒有覺得生活對你特別殘酷?
  何佩:親人們已經去世了,這是無法改變的事實。堂叔、堂伯雖然也是親人,有他們在身邊心裡多少有點溫暖,可是他們也是莊稼人,家裡也不富裕。況且,母親病重治療,加上親人接連去世後的安葬,已經花去了他們不少積蓄。但有村幹部、民政部門還有學校的老師同學資助我、幫助我,我還是覺得很溫暖。
  記者:除了親人的離去、經濟上的壓力,還有哪些事情需要你堅強面對?
  何佩:15歲開始,我患上了一種名叫副銀屑病的皮膚病,每到秋冬季,全身都會起很多紅色斑點,每周需要激光治療,費用都在上千元。因為沒有錢,只得暫時放棄治療。我現在的主要任務就是讀好書,今後再找機會治療。
  記者:馬上要高考了,有沒有覺得壓力大?
  何佩:要說壓力,就是父母親去世後,家裡還欠著5萬多元的債務。如今我還在讀書,沒有能力償還,但將來我大學畢業後有了工作,肯定會還的。人家是在我家有難時幫助我們,我會永遠記住這份恩情。馬上要考試了,我會積極衝刺,考出好成績,也算是對那些愛心人士的最好回報。
  記者湯華明 通訊員羅新峰
(編輯:SN094)
創作者介紹

大發

aq06aqhyq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